当前位置: 主页 > 律师管理平台 >
她是无数人心中的“垃圾女神”与垃圾打了10年交道为成都减少300
facemash,fancl三肽胶原蛋白,gridview分页,gta5pc破解版,gtja.com
发布时间: 2019-08-18 08:22   已有 2135 人次浏览   

  “根与芽”是国际知名科学家珍·古道尔博士发起的,面向全球的环境与人道主义教育项目,目的是鼓励和培养青年人积极行动起来关心环境、关爱动物和关怀社区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“成都根与芽”人员流动性都非常大,原本机构里就只有三个人,而除了罗丹,其他两位都在计划离职。

  虽然顶着国际机构的壳,但想要继续活下去还得自己去筹款,然而总是处处碰壁,“你们是国际机构又不缺钱,干嘛和这些草根NGO抢钱?”

  入职三年来,她的压力越来越大,“成都根与芽”未来不明,自己又刚结束一段深刻的恋情,再加上父亲重病,打击接踵而来,罗丹开始正式考虑离职。

  根与芽理事长知道后告诉她:“你先不要说辞职,先放假吧,休息好了就回来,职位一直为你留着,我们不会招人。”

  罗丹离开成都开始各地旅游,似乎冥冥之中已注定,“成都根与芽”需要罗丹,罗丹也离不开“成都根与芽”。

  这是最初很多人对民间环保组织的印象,“成都根与芽”也不例外。但这样没有目的的行动,导致“成都根与芽”人员极其不稳定,罗丹回来后开始确定机构的主攻方向。

  当时成都常住人口大约1400多万,而从1993年到2010年,短短7年时间内,成都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从1000吨增长到5000多吨。

  这里距离成都市中心大约20公里,1993年被选址成为垃圾填埋场。当时用地为836亩,库容1135万立方米,预计能使用25到30年。

  看到新闻后,罗丹带着同事们去往填埋场进行考察,又查阅国内外相关资料,最终决定将机构关注的议题聚焦在生活垃圾管理上。

  罗丹认为在城市的发展中,垃圾其实是密不可分的,成都垃圾量还在逐年增加,如何处理它们,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然而,在2010年,成都没有一家机构关注垃圾问题,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做垃圾管理的机构也很少,罗丹没有地方可以去学习经验,只能自己慢慢摸索。

  罗丹回忆道:当时大家都很穷,每次都是借着参加其他会议的机会,大家才能聚在一起讨论零废弃联盟的事情,参加完会议后就赶紧整理笔记,再思考这些经验“成都根与芽”能否借鉴。

  因为“成都根与芽”有教育相关的经验,所以最先想到的计划就是走进校园,通过教育来提高孩子们的对垃圾分类的意识。

  但学校并不是垃圾最主要的产生地,他们便去往垃圾清运公司询问工作人员,得知原来社区才是产生垃圾最多的地方。

  如果每个社区都可以行动起来,把自己社区内的垃圾管理好,那么这座城市的垃圾压力不就会减轻很多吗?

  结果还没说上几句,就被社区居民吼了出来,“你们弄这个会把小区弄臭,我们也不需要垃圾分类,你们快走吧。”

  罗丹和同事们在宣传时发现,有个小区内居民大多都是老年人,一下雨,绿化区里的土就会流到人行道上,老人行走时容易出现安全事故。

  于是“成都根与芽”的员工便帮助社区的居民把从垃圾桶边捡来的废木家具进行改造,做成了木围栏,还为绿化区做了水泥防护,这样即便是下大雨,泥水也不会淌到路面去。

  小区里的垃圾房卫生状况很差,经常有汤汤水水洒出来,发出难闻的气味,“成都根与芽”的工作人员便在垃圾桶上张贴醒目的分类标志,还在墙面上装订垃圾分类宣传栏,引导居民进行正确的垃圾投放。

  在“成都根与芽”带动下,小区居民最初只能做垃圾的干湿分离,但现在他们会将可回收物、不可回收物、其他垃圾及有害垃圾进行正确分类。

  “分类是个有助于节约资源的好事情,我们都应该做。而且分类后垃圾房也不会那么脏,受惠的还是我们居民自己!”

  厨余垃圾容易腐烂,气味难闻,再加上有机成分高、湿度大,直接焚烧或者填埋处理,容易造成环境安全隐患。

  她们和社区居委会商议,在院子的僻静处划出堆肥区,将分出来的厨余垃圾混合小区园林垃圾进行堆肥。

  连续两三个月,“成都根与芽”工作人员在大夏天里,站在垃圾房门口引导居民分类投放、作堆肥、洗桶子、粉碎树枝,尽管搞得灰头土脸但没有一个人要求退出。

  不仅是工作人员,小区的物管也参与进来。最初只能分担体力活,后来根据“成都根与芽”工作人员告诉他的知识,在小区里尝试更多样的堆肥方式。

  居民刚开始不能理解,但后来发现垃圾房整洁很多。而一些可回收垃圾,门卫在卖掉后把钱放在物业管理费中,原本需要花钱购买肥料、花钱拖运垃圾,现在都节省了。

  社区老人们还自发组织了“爷爷奶奶鲁班队”环保木工志愿者队伍,这些爷爷奶奶年纪最小60岁,最大的85岁。

  木工队还会把丢在垃圾桶边的家具捡来维修,哪家要用就拿走,唯一的要求是不用了再还给大爷们,不要拿去扔了。

  从2011年开始,“成都根与芽”先后在23个小区开展垃圾分类活动,垃圾减量300余吨,除此之外,平均每年还举办三十多场公益环保宣传活动。

  “这几年我们的组织几乎没有走过一个人,现在全职员工已经有8人,还有3个是兼职员工,全职的实习生1个,全职志愿者2人,还有不断进入的志愿者和多支社区、学校环保志愿者队伍……”

  同时,“成都根与芽”和当地媒体做的与环保相关的栏目“漫途微光”已经开播了,栏目想要通过挖掘普通人参与环境保护、减少废弃物的故事,让大家知道,环保其实并不难。

  2018年6 月,在万科公益基金会的支持下,“成都根与芽”与四川绵竹遵道镇政府达成合作,开启遵道零废弃小镇建设计划,把遵道打造成乡村废弃物管理和可持续社区建设的先行之地。

  今年,“成都根与芽”和国内9家机构联合发起了“静心净山——高山垃圾可持续管理项目”,希望能与登山户外爱好者一起共同守护圣洁雪山。

  “当初决定做垃圾管理时,就认定这是一条正确的路。因为经济发展和生活方式,垃圾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,而且资源是有限的,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,垃圾问题不可能自动变好。”

  现在,罗丹天然地对垃圾敏感,“我尽量不点外卖,去超市购物也尽量不会选择小包装,菜市场买菜也尽量用布袋或者菜篮子,因为不想产生无法回收的垃圾。连去外地出差,都会不自觉地去看垃圾桶,翻一翻看里面是什么垃圾。”

  原本是想解决女生衣服多浪费大的问题,但现在换衣汇“业务”已经扩展到家庭生活的其他闲置用品,大家也经常会在群里讨论如何减少垃圾减少浪费等环保相关话题。

  垃圾围城正在给中国的城市敲响警钟,幸好还有诸多像罗丹这样的人一直在努力。他们并没有太多花哨的口号,只是在点点滴滴地行动而已。

  从公益环保讲座,到分发闲置环保袋,从垃圾分类到清洁家园活动,许许多多像罗丹这样的人,带着他们的团队,用自己的方式为环境保护贡献着力量。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Mintegral分析:中国元素成为出海美国的一大特点
  • 下一篇:扎胎、毁车河源这个无业青年为还外债竟做出这样的事情?